寒假心裡話

2017.01.15 – 2017.02.07

這次回國和朋友聚餐,發現大家都過得不錯。幾乎都有自己的工作,也很感謝他們聽到我要回台灣也抽空聚在一起。聊天的話題不再是某班某人怎樣怎樣,已經是各自工作崗位上的大小事。我因為大學重考,已和同年齡的腳步整整落後一年,雖然這次實習,勉強能入他們的話題,聊著聊著,突然想到實習結束之後呢?所以跟他們一起聊天時,口氣很低調。深怕大話一說,實習結束後,恢復普通身分變成調侃標靶。也因為和朋友聚集,讓我深覺得不能安逸於現況。應該要盡早計畫未來的走向,藉著實習再次確定對教學的熱誠。人家說,現在臺灣老師多的是。如果在臺灣無法當老師,那到國外呢?在國外任教需要哪些條件?是否能適應呢?這些總總不斷在腦海中浮現,最後告訴自己,不管如何,就是努力不懈,為自己付出多少,就有多少回報。就像基督教聖經所說:「多種的多收,少種的少收」

回到熟悉的家鄉,心裡不禁稍微放鬆了許多。畢竟是成長的地方,這熟悉感哪是待半年的釜山能比的。回到家,見到父母的白髮,不禁抱怨時間的飛逝,抱怨自己不能再像小孩一樣任性。寒假期間,利用時間準備第二學期的課,畢竟不是自然相關科系的學生,所以只能利用寒假備課,把學生可能會問的問題模擬出來,並補充相關知識。因為很怕講錯了之後被學生補習班老師說嘴等。

放假期間,全家忙著招待親朋好友。親戚都問我在哪高就,回他們韓國,每個都很驚訝,但再加一句去韓國實習而已,每個的回應都差不多:「實習而已喔?」或是「實習什麼?」甚至知道我還沒畢業的親戚會問讀什麼科系,回答華文系,每個不懂就裝懂的就會說:「喔!就是中文系嘛!」而我即便很怒還是要笑笑地說不一樣。如果遇到堅持己見的長輩,我就會直接送問題給他,請他解釋怎麼教外國人「不」跟「沒」(對英語人士來說都是no),結果回答不出來,就說是我們的專業他們怎麼瞭解。光是用中文都解釋不出來,更何況遇到初級學習者,你要怎麼用當地的語言解釋或要怎麼用最簡單的語法解釋。這問題還算簡單,如果學生的問題更艱難更複雜該如何解決?是中文系能解決的嗎?

時間好快,眨眼間下週就要回釜山。心情五味雜陳,已沒有當初剛去釜山的興奮,反而覺得很沉重。希望這學期有個好的開始與圓滿的結束。

 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