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游〈醉 中 到 白 崖 而 歸〉

陸游〈醉中到白崖而歸〉:「醉眼朦朧萬事空,今年痛飲瀼西東。傳呼快馬迎新月,卻上輕輿御晚風。行路八千常是客,丈夫五十未稱翁。亂山缺處如橫線,遙指孤城翠靄中。」這首詩首聯從「醉」字破題,想到「萬事空」,只有藉痛飲排解心中的苦悶。頷聯對句,寫醉中的情景,饒富諧趣。頸聯以誇飾手法,說自己常在外作客,如今年已半百。尾聯回望群山一處空缺,只見城池孤單的在翠巒中,被山靄籠罩著。整首詩扣緊題旨,寫醉時情、醉中景、醉後意,歸結到一「孤」字,足見其心中之落寞。 

139 Views

Comments

comments

2 關於 “陸游〈醉 中 到 白 崖 而 歸〉” 的評論

  1. 人生諸事繁雜無奈,醉醉醒醒,醒醒醉醉;醉時猶醒,醒時亦醉!是非審之在己,毀譽任之由人,得失聽之於數!是醉?是醒?隨意啦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