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法捨棄這些美麗

天涼了、下雨了。有雨的日子,我喜歡泡上一杯咖啡,放在電腦前,開始用文字,靜靜地想你。窗前,靜靜地聽雨,聽雨中跳躍的音符象精靈一般歌唱。拾起你的芳名,我輕誦一首古典的唐詩,用最美的韻腳,押住你嫋嫋的腳步。我,婉約,憂傷的文字,只因它是我通渠鍵盤敲下的詩,是心底溢出的情。來了,撐著一把油紙傘,伶仃徘徊在幽長、寂寞雨巷。你,是結著丁香一般憂怨的姑娘……我,想念,也因為你而變得異常燦爛,化身為飛舞的花絮,跨越千年。

如畫的景色,溫潤的空氣,伴隨著你容顏、剪不斷的思念,紅了櫻桃、綠了芭蕉。我依然還記得,青色的石階路上,有你的腳步,撩醒我沉睡的簾!“嬌雲容易飛,夢斷知何處。深院鎖黃昏,陣陣芭蕉雨。”我,深夜獨坐窗前,燭影搖紅、斜照孤影,幾多清涼,愁人相晚?這空閒的日子,我獨坐窗前,看柔柔的風裏,有你淡淡的眉、憂傷的眼。你,如花一樣嬌豔的臉,似詩詞裏的世界,朦朧、嬌媚、可人!

這飄雨的日子,我獨看窗外,雨打芭蕉,點點滴滴,輕敲心坎。看,那陣陣簾風叩響疏簾,更添幾分寂靜與清冷。這,靜聽的、流淌的、飄動的,不僅是你柔柔的青絲。還有,飄忽的細雨,在悄然搖醒江南的清靈,伴著黃昏獨自悠遠,嫋繞與落紅裏,怎辨它通渠的嬌美。想,飛花似夢細雨如詩,落紅雨後不耐風揉,情鎖江南情亦幽幽,莫須問緣由。天涯倦客,伊人何在?今夜,你是否與我一樣,靜坐窗前聽雨?共聽,芭蕉夜雨,輕彈淒涼的雨韻?

那一年,芳菲三月,桃花朵朵,是誰踏著一路花香款款而來?是誰在花海煙雨中,喚醒了我前生的萬縷柔情?是你,親口告訴我:“愛不需要承諾。”只因,你怕桃花謝了、愛也丟了……可,你可知我已陷入你的牢?我已用盡我的力氣去愛你?歲月如華,流光數學補習悄悄飛舞,桃花林裏,花開了、又謝了……帶著滿腔的如水柔情輪回,你的模樣,早已定格在我今生的記憶中!春風送雨愁,涼露薄裳透。牽夢雲袖濕,一樹丁香瘦。你,喜歡撐一把油紙傘,站在雨中,站在丁香樹下,想我,等我……

江南情,仿佛燕飛水繞的季節,雖遠卻近。寂寞的時刻,我依然喜歡淋漓在夢般雨中,靜守著詩般的浪漫,獨自悄悄地想念那可以熏醉紅塵的浪漫!
夢裏,你來了。於是,我輕綻一彎淺笑,眺眼望去……只歎,濛濛雨霧,遮住你身影,你的氣息,隨風遠去。你只一句:“只望來生,你依然記得我,我是你眷戀的紅顏。”便轉瞬即逝!我,淚眼朦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