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那些故事跟隨今夜的風遠去在我不能想起的地方

夜深了,卸下所有偽裝還原真實的自己,思緒能量水始上心頭憂鬱而又雜亂,回望走過的路似乎總不願去觸碰故事的源頭,,就讓一杯咖啡的溫度溫暖我冰冷雙手,但同時也讓苦澀刺激自己微微作痛的心,手中的煙從未熄滅,仿佛正在照亮輪回的路,輕述夜的哀傷最真的語言。

手指不停於鍵盤上敲擊,卻又用力刪除敲現出的語詞,或許只有這樣才會讓那些屬於自己的淚水滑向夜的深處,小屋的窗早已關上,但夜風卻在為一回深夜的寂悶,渴勁撲向玻璃窗去發泄內心的肆虐,每次撲拂都是那樣堅決,那能量水樣殘忍,深夜的風難道你也和我一樣,在輪回的空間任許多的故事傷害你愛傷的心,你卻無能為力,於是夜深了你以卻己真實的方式去向天、地之間拼命的呐喊。

被酒精麻醉的大腦終於有了清醒的時候,但清醒之後的思維卻被今夜的風狠狠鞭擊出清晰的傷痕。曆曆傷痕驅逐著夜晚那些快樂的因子,而把始終的憂鬱再次留給了我,輪回之中的路還有多遠,我無法知道,今夜的風也無法知道。

因為孤獨成而讓窗外今夜的風聲變得那樣凶猛,也讓能量水自己思緒在一種迷茫之後靜靜回憶自己轉動經桶的瞬間,任手指與經桶間的撫摸,去找尋自己存活於輪回之間的悲哀,讓所有的思想與與朝佛虔誠的對言中去悄悄思索過去、今日、明天自己究竟朝向何處的方向,縱然走過長長的經廊之後,還是把自己的身軀交付於陽光的普照之中,但陽光之後還有今夜的風在輕輕等待自己,訴說對孤獨與寂寞結伴的心痛。

還把思緒輕輕收回於今夜的風中,始終的孤獨讓一回彌漫營造出憂傷的氛圍,氛圍中隨意撿拾著自己最累、最疼的曾經,猶如離開經廊自己的身軀,墮入輪回之中的身軀讓黑色的影子拖長現實之中的真實一樣,今夜的風在窗外傾訴它的悲傷,而我卻於小屋之中讓憂鬱給予憂傷的氛圍再次纏繞心靈的疼痛。

今夜的風輕輕吹拂屬於它的音樂,靜靜凝視屬於我的悲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