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逸生活抹煞了我的靈感

感謝命運交付與我的時光大片,我能作最滿意的自我。寫到這裏,我不得不翻看一本書來摘抄一段汪國真說的話:“即便你一無所有,只要擁有時間就夠了,時間能夠創造一切,因此,只要擁有時間,無論身處怎樣的逆境,你都沒有太多理由悲觀。”

與身處逆境的人相比,我可謂自由和愜意了。往往,這樣的。倒是擁有很多時間可以自我使用。沒有壓力的情況之下,不為太多的問題悲觀,只為自我修學。

想到這裏,冬天再冷,有溫暖的冬衣圍裹;冬天再長,新春就在幾天之後;看著案頭的這些印有“子珂”的書籍,我可以關掉暖氣,坦然面對整個冬天了。有這些還不夠嗎?在整個冬天足夠溫暖我全部了。

冬天快要過去了,春節就在周遭頻頻招手。我像是個快樂的孩童,一腳在門內,一腳在門外,用我一雙單純的眼睛,受寵若驚地來回望著,戀戀不舍的2012,充滿幻想的2013,我該如何過好這個祥瑞的年頭,暫且讓我疏於藝術靈感的捕捉,多動手腳,體會日常生活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吧!真實的生活,同樣與創作關聯著。

用閑淡的文字和思維,匆匆寫下一篇跨年博文,心裏對自我有了一點交代,充實了一些。溫暖便加厚了一層。

這個冬天不太冷,希望能下點雪。有了雪花的點綴,洋洋灑灑後的華麗年被,新年的味道會更濃。新年就在眼前了。

南方的回潮天氣,薄霧籠罩,煙雨瀟瀟,水氣彌漫,路面泥濘,樓道濕漉,仰望天空,朦朧飄渺,夜色深濃,燈火迷漫。陰雨綿綿的日子終日難見陽光,陽臺的衣服散漫著一股怪味,房間的窗戶不敢輕易打開。

南方的春天是最鬱悶最壓抑的季節,潮濕的空氣讓人周身無力,懶洋洋的想打瞌睡,時冷時熱的天氣是流感發生的最敏感誘因,心情也隨著灰灰的天空一樣沉重。乍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,夜裏總是睡得不好,清晨起床頭腦昏沉沉的,這次第,又怎一個愁字了得?

春眠不覺曉,處處啼鳥,夜來風雨聲,花落知多少?春天是個絢麗多彩的季節,春光明媚,春風拂面,春曖花開,春回大地,萬物蘇醒,百花開放,萬紫千紅,桃紅柳綠,它是詩人和畫家筆下的寵兒。但在四季如春的南方,特別是在喧囂的都市裏是感覺不到春的來臨,只是在回南風的潮濕裏,你才會醒悟:哦,春天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