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華語文教學導論】讀書會主題:全球華語教學現況分享(以美國為例)

AP 中文 AP 是英文 Advanced Placement的縮寫,翻譯成中文,就是「(在中學選修的)大學預修(課程)」。據麥特斯介紹說:「AP始於1956年,它給了學生一個挑戰自己的機會,在上中學的時候就可以選修大學課程。目前有37個科目可供選擇,AP 中文是最新加進來的一門語言科目。」最早設置的AP語言課程有:法語,德語和拉丁語。

在美國高中,成績優秀的學生可以選修AP課程,AP成績不僅可做為申請大學的有效資歷證明,為多數美國大學所認可,而且可以算作升入大學後的課程學分,節省大筆學費和時間。 中文及中華文化AP,簡稱AP中文。AP中文課程是一門外語課程, 它允許中學生選修,課程設計目標是達到兩年大學中文水平,通過考試的考生可以獲得大學學分,或進入大學後能選修中文高級課程,或兩者兼得。換言之,通過AP考試,成績合格者,進入大學後可直接從三年級(即第五個學期)的中文課選讀。

以美國私立大學為例,一年學費至少四萬美元,一個學分平均10001500美元,若一門課有34個學分,可以節省大筆學費,若還通過其他學門的AP課程考試,省錢、省時不說,學生申請進入各大學時,還會成為熱門的搶手貨。

教材選取

說到AP中文教材,麥特斯表示:「大學理事會沒有授權或推薦任何特別的中文教材或課程,有個叫AP 中央(AP Central)的網址,我們將各方諮詢,然後將對各種課本和教材的反饋與評議張貼在那裏,其中有獨立顧問提供的評估,但是我們不作推薦」。他說只要不是過時的教材即可。 康君娥主任也表示表示:「大學理事會不會告訴老師你必須用或不用這本教材。,我們覺得教材不應該是我們控制的,不管是哪一個科目,數學歷史英文德文,我們都是同一個做法,同一個政策」。 「事實上,所有的AP語言考試都不需要什麼特定的教材,因為許多老師們認為其實教材對教學語言來說並非必需。」,就此麥特斯進一步說明:「關於教材的內容,或任何政治意識形態可能包含進去的,大學理事會通常並不介入。我們有意地對推薦教材或教學內容保持距離,因為我們相信,學校的老師們有權去根據他們當地學生的需求去選擇合適的教材。 當問到AP中文教學大綱時,麥特斯表示:「很遺憾,我們并沒有這樣的系統的材料準備給老師和學生。我們正在準備從6年級到12年級的這樣的大綱材料,以確保同一級的老師們能很好地彼此交流,也可使得學生們能很好地學習,直到12年級的時候準備充分。」 談到大學理事會是直接從中國大陸或台灣引進教材,還是在美國本土編輯一套適合國情的教科書時,麥特斯說:「目前我們會到處找尋資源,但是毫無疑問,最終要發展一套適合美國本土教育體系的教學材料」。 雖說不具體介入教材,但這并不是說大學理事會徹底放手不管,康君娥說:「不少人也提到了,教材確實是一個問題,缺乏一個最適合美國長大的學生的教材,所以我們也支持別人現在在去編新的課本,或出版專門為了AP中文教學的課本,因為在美國目前教材比較少,可選擇的餘地較小,給老師的壓力也特別大,所以我們很支持其他大學、出版社,不管是誰,開始解決這個問題,我們很支持這樣的工作」。她同時也說明大學理事會并不會直接參與或提出要求。

考試內容 59,第一次AP中文考試在即,問可否在允許的範圍內透露一些內容時麥特斯笑著說:「大學理事會的原則是使得內容儘可能不保密,可以到AP CENTRAL 網站(apcentral.collegeboard.com)上看到樣題,當然它不會是同樣的題目,但是非常接近正規考試的風格與形式。歡迎家長和學生們上去看一看」。 同時麥特斯表示,因為這次將是電腦答題,許多學生不一定熟悉, 他建議到AP CENTRAL去模擬實習一下。至少在技術操作上到時候沒有障礙。 說到中文,其教材與考試內容必然涉及到正簡體字之區分。對此麥特斯說:「AP考試的三個原則是:有效性,可靠性和公平性。公平性就要求不能有一組學生因為此種區分而獲得優勢,或遭受不利。在美國,有的地方教簡體,有的地方教正體,所以我們的考試就包含正簡兩種字體,學生自由選擇教材的選用亦然。」 麥特斯也再次強調大學理事會在此事上的立場:「我們不推薦任何一種教材,特別是針對中文,因為現時的中國文字也好,中國文化也好,是如此地受到了政治因素的影響,我們更在意考試的公正性。」 據康君娥透露,目前報名參加5月份考試的大約有2000人,問到2400所學校感興趣,怎麼報名人數不如想像的那樣多時,康君娥表示:「許多學校是有興趣,但是他們中很多從來沒有開過任何中文課,所以要他們的學生馬上報名參加AP考試根本就不可能」。也就是說興趣歸興趣,但很多學校還還沒有成熟到可以參加馬上舉行的AP考試。

教師引進 從外面引進的中文訪問教師,由於語言、文化、教學模式的不同,可能會面臨挑戰。當問到是否有從外面引進的教師因「水土不服」和家長負面反應而打道回去的時,康君娥說:「目前我們的項目引進的訪問教師中,還沒有人回去。」 是從中國大陸還是台灣引進老師﹖康君娥說:「目前大學理事會引進的訪問教師都來自中國大陸,因為我們和中國漢辦合作。我們負責面試選拔老師, 安排他們去美國的學校,中國境內的事情是由漢辦安排,同時他們也提供老師們的生活補貼,而我們的目標是讓在美開展中文教育的學校不用花太多資金」。 ~~版主補充:因為大陸政府投注大量資金在對外華語文教學「大學理事會與中國漢辦有夥伴關係,每年他們都會選送中文訪問教師來美。第一組訪問教師今年一月份已經到達,共有34名老師組成,我們將他們分配到美國的不同學校,從小學到中學都有。 此外,還有類似的其它項目也在從中國引進老師,我說不准到底有多少人,但據我所知,大概有100人左右在美國吧,大學理事會計劃在未來一兩年從中國引進約200名訪問教師來美」。她說大學理事會已經組織過美國學區區長、學校校長和老師們到中國訪問,去體驗中國文化並參觀中國的學校。 據臺北駐經濟文化辦事處文化組主任郭秋義介紹,台灣政府對中文教師的培訓也很重視,今年台灣選送三十餘名教師回臺北師範大學培訓,可得到六學分,美國認可,他們多次舉辦教師海外華語文教學培訓和取得教師資格認證培訓。 關於中國傳統的「填鴨式」教學方法和美國注重師生互動的方式有無衝突時,康君娥說:「事情在變,我基本上面試評估了每一位我們從中國引進到美國的老師,確信他們熟悉我們教語言的方法,使用同樣的方法在課堂上授課,我們也提供一些類似的培訓,以便他們能夠很快熟悉這裏的環境」。

師資缺乏 君娥提到有在公立學校教中文的執照的老師非常少,但是,「各種各樣的組織,如大學理事會,一些大學,都在想法培訓中文老師,我們與一些大學合作,給那些有志於中文教學者,提供獎學金」。 同時,康君娥提到了有美國聯邦政府資助的培訓中文教師的計劃:「譬如STARTALK 計劃,是一個大的計劃,由政府資助,是在夏天培訓老師和教授學生的暑期項目」。她希望在5年內,我們能有足夠的老師支持AP 中文。 康君娥表示訪問教師計劃只是過渡性的短期計劃:「由於這樣的老師需要文化交流,適應國際化環境,不會是解決中文教師缺乏的長遠方法, 我們得想其他的辦法。我們都希望在未來幾年內,學校可以僱用更多美國本土培訓老師」。

誤解澄清 關於「經大學理事會資格認證的AP中文老師」之說,康君娥澄清說:「沒有這樣的事情。 我們不介入教材的批准,我們也不參與批准審核AP老師。但是,我們強烈建議那些要教AP中文的老師,能夠經過一些特別的培訓計劃,如暑期研究班(Summer Institute)等,不過那也不是必需的,只是我們強力推薦這樣做。」當進一步問倒如果是大學理事會推薦的老師,學校是否更願意僱用時,康君娥表示:「我希望如此」。 康君娥同時表示,大學理事會對AP中文教師是否應修夠一定的學分標準也無規定和要求。 麥特斯斯說因是新項目,確實有人對AP中文有有一些誤傳或誤解,譬如曾妙芬的話就被一家中文報紙錯誤引用,說「必須先選AP課程,才能參加AP考試」,其實沒有這回事。 「學生不一定非得上AP中文課程,儘管我們鼓勵這樣做,他們只要自信能準備好,報名參考,他們不必非要參加AP課程。」

未來幾年是關鍵 AP中文的主要倡導者與專家之一、維吉尼亞大學亞洲與中東語言文化學系教授曾妙芬曾於去年強調:「中文AP成敗的關鍵就在未來的兩、三年」。對此康君娥主任表示:「我應該說同意她的看法 ,今年、明年,和未來的幾年,對於AP中文是最關鍵的」。 康君娥說大學理事會採取了一些措施,譬如AP中文的「暑期研究班」(Summer Institute),其中包括AP中文和預備AP(Pre-AP)中文。通常是老師們在暑假裏有五天的培訓,短的有一天,培訓者為AP培訓專家(AP Consultant),他們都是AP中文教學方面的專家和資深人士。 誰有資格成為AP中文培訓專家呢﹖康君娥說:「他們都是富有經驗的中、大學老師,有各種各樣的渠道推薦給我們,這些專家名單是有大學理事會提供,但是并不一定是大學理事會工作人員」。

康君娥說在未來的5年,有幾個方面需要特別注意:第一,AP中文能否成為一個標準化的考試﹔第二,能否吸引美國學生來學習。更關鍵的,怎樣保證以後會有更多的人感興趣。「最終,我們希望能培訓更多美國本土的中文老師」。

 歡迎學員與我們分享您在海外教學的心得~~~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General.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