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民後有什么生活上的「文化差異」

另一位移民楊挺生與妻、女4人同住200坪的房子,但移民初期失眠很長一段時間,「沒有鐵窗,很沒安全感!」

那些在蘭芝的房間裏住了很長時間,沒有聞到它的香味的人,澳洲技術移民被藍天碧海所吸引,隨著時間的推移,忘記了他們在“天堂”。很少有台灣人在黃金海岸的金色海灘上沖浪或日光浴,那裏覆蓋著廣闊的藍天和金色的沙灘。許多台灣人身處「陽光之州」,卻沒有興趣享受大自然,甚至日常的植樹、除草都成了苦差事。

隔壁鄰居家的椰子樹葉落了,平時見面禮貌地打電話給鄰居,沒想到禮貌地把樹葉扔了回去,郭先生生氣地砍倒了前院的2棵椰子樹,給2棵香蕉樹打了招呼。為了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打發時間,在前院和後院種植了100多個菠蘿,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有機蔬菜園,在後院種植西番蓮,木瓜,火龍果,李子樹,芒果和辣椒,吃你自己的食物,和你的朋友分享。

「華人的房子很容易辨識,從後面看,只要有種菜的一定是華人,」移民以及澳洲6年的王妗婉,很能培養同理華人不願意浪費土地的心態。她還想知道澳大利亞人怎么會讓他們的鱷梨樹倒在地上,然後花錢去超市買一個鱷梨吃。

對於第一代台灣移民來說,平等、守法、熱愛戶外運動、獨立、隱私和友好等澳大利亞式的價值觀和生活,在土地和家庭規劃中是獨一無二的,而且非常不舒服。

“在澳大利亞,人人平等,沒有貴族,沒有特權,”林說。站在那裏看板球比賽的澳大利亞總理,沒有隨從為他讓路,沒有貴賓席,也沒有人願意讓座給他。這在台灣人眼中簡直難以置信。

澳洲的法律規章非常嚴密,且執法嚴格。台灣移民把他們的習慣帶回家,因為開快車,幹旱時給植物澆水,沒有修理院子裏的長草而受到懲罰??,甚至樹也不能隨便亂砍,不但要申請,還要請專業的「樹醫生」來執行;喜歡自力造屋的同胞之間也有一些必要瞭解當地的法規,光是我們取得中國土地、通過環評,大約就得花3年時間。“在此期間,我們不得催促、關閉或玩特權。”林松環代表說,如果不符合申請要求,整個建築就必須被摧毀。

雖然“入鄉隨俗”,但台灣移民往往由於“文化差異”而一時無法改變。例如,澳大利亞人熱衷於澳大利亞足球,賽馬和板球,這些對台灣人來說仍然是陌生的; 澳大利亞人喜歡安靜,不能在公共場合制造噪音,但是台灣人喜歡活躍,在餐館吃飯,談論葡萄酒,不可能保持沉默。

相關文章:

美麗的河岸生態城市──台灣移民問題最多的布裏斯本

移民可複制台灣省生活的集群效應

移民豪华公寓不是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